写小说的十大禁忌、十五大技巧

写小说的十大禁忌 散文,最基本写法是「我手写我心」,所以易写但难精。 小说,却是难写又难精。写小说等于说故事, […]

写小说的十大禁忌

散文,最基本写法是「我手写我心」,所以易写但难精。

小说,却是难写又难精。写小说等于说故事,如何才能把一个故事说得吸引动听,必须讲究技巧。

看过不少所谓小说,沉闷无比,其中关键在于作者对于小说的构成元素,比如人物、对话、情节、观点、高潮、结构、伏线、主题等等,完全没有概念。如果写出来的东西根本未足以构成一篇小说,未符合小说的定义,难怪变成一篇散文小说皆非的「两不像」。

写小说,不必懂得高深的文学理论,那些留待念大学时留心吧。只要懂得避开几种写小说常犯的毛病,等于跟小说距离又近一步。这里仅列出常见的十种,与大家分享:

1.用散文方式写小说

写惯散文的人,往往不自觉地把故事「叙述」出来,并以作者身分作一些「全知」的描述,情况就像电影播到中途,突然有个人跳出来用旁白「解画」。这样,即使写得再好,亦只是一篇散文而非小说。

→写小说,应透过生动的对话、主角的动作,他们身边的人的所作所为,加上环境和气氛的渲染,像播放电影一般把故事「呈现」出来。如果以电影喻小说,作者就是导演,利用镜头把故事带出来,而不是把剧情大意朗读出来的旁白配音员。

2.人物关系单薄,主角面目模糊

从不注意人物塑造,以致男女主角面目模糊,整本书看完了,读者也说不出每位主角有何特色,没能留下任何印象。成功的小说,一定有活生生的人物,读者即使忘记剧情,也一定记得主角的形象,例如金庸笔下的杨过、黄蓉;琼瑶笔下的还珠格格。人物与剧情,前者更加重要,因为人物性格完整,他们自然而然会在所处的环境中作出合理的反应,透过人物之间的互动,剧情便能自然而然推动,而非为了闹三角恋而三角恋。

→先处理好人物性格和关系,然后才构思剧情。仔细构想每个角色的年龄、外貌、教育程度、口头禅、价值观等。除了主角,也要塑造配角,作出陪衬或担任特别任务。

3.过分平铺直叙

不注重故事结构,千篇一律按时间先后来说故事,不懂得将一些对推动剧情没有作用的段落删去,令故事流于冗长、沉闷,没有高潮。

→有了故事内容,还要想想如何「说」出来才动听。一个结构完整的故事,总离不开「起、承、转、合」这支架。这并非说,我们一定要按时间顺序来写。要点是先将故事内发生的事件按时序排列出来,然后再作出调动,利用插叙、倒叙等技巧,同时删去不必要的篇幅,使剧情的节奏流畅。

4.结构松散,胡乱卖弄意识流

没有结构的小说,好比镜头摇来摇去的电影,章法欠奉,不知所云。倒叙、插叙、意识流等创新的写

作手法,如果掌握不好,很容易令结构松散,愈写愈离题。

→不要为技巧而技巧,以「创新」作为结构松散的借口。不论你用了哪些技巧,故事写完后,请看一遍,如果依然符合「起承转合」的脉胳,那便不会离题万丈了。

5.开场闷蛋,令人昏昏欲睡

小说的开场,传统写法是以描写环境气氛入题。不是说这种方法不好,但这种方法读者已见过千次,毫无新意,可不可以有创新一点、吸引一点的开场方式呢?其次,这种方法用得不好,就会拖拖拉拉,写了几千字仍抓不住主题和人物。

→写作是一种沟通,如何才能吸引读者追看下去?除了多读名著,也可以从电影偷师,例如《摘星情缘》、《美丽有罪》是以独白方式开场。简洁就是美,不落俗套的在开场带出整个故事的人物和主题,让读者马上知道这趟阅读旅程的方向,比东拉西扯可取。

6全书欠缺主题

桥段再花巧而欠缺主题,好比一个只有美貌没有智慧的美女。即使是一个爱情故事,也应该赋予一个大主题,例如莎士比亚的《罗密欧与茱丽叶》、曹雪芹的《红楼梦》其实是借一个爱情故事表达更深的中心思想。

→主题应在落笔前确立,透过内文慢慢渗出来,例如借主角的对话表达。主题不必是讽刺时弊的大道理,即使写爱情故事,也可以是借爱情来反映一种现代爱情观或一种男女相处的道理,以提升整部作品的深度。

7内容空洞

这里所说的内容,不是指有没有「桥」(剧情),而是指整体来看,整篇小说仿如空中楼阁,欠缺客观理据支持。没错是有个故事的框架,但拿走框架,就会发现故事很空洞,读后找不住一点什么。好看的小说,多多少少有些资料或知识为故事作出支援,使剧情发展更加合理、迫真。

→小说源自生活,完全忽视现实、完全不能反映半点现实的小说,只属二流。如果你已经有一条「绝世好桥」,第二步是作一点儿搜集资料,为人物背景、故事的时空补充养分,然后技巧地表达出来。假设你想写一个对爱情执着的男人,那么请问他从事什么职业,成长路上可有阴影?这样的个性,会让他做出什么行为?

8主角无缘无故就爱上

爱情是年轻人常写的题材,但并不易写得好。其中一个问题是每个人都以为自己(或笔下)的爱情可歌可泣,自说自话地爱得地动山摇,旁人看来却可能不外如是,更遑论感同身受,同歌同哭。最懒惰和最欠说服力的是这种写法:「不知为什么,我对这女孩子很有感觉?」你做作者都「唔知点解」,读者更加莫名其妙。

→虽说爱一个人可以是一见钟情,不需理由,但写作不同谈情,光写几句「浪漫」的情话并不够,读者不会被几句花言巧语轻

易打动的。作者要照顾读者的感受,客观地反问一句:书中人为什么会爱上对方,这种爱有没有说服力?每一段爱情的发生和死亡,都要经过精心铺排,最好是暗中铺下伏线。好好设定人物性格和的关系,那么发生在他们之间的爱恨纠缠,自然有迹可寻。

9题材过分生活化,表达欠缺技巧

小说无错源自生活,但生活上的琐事、报纸上一段新闻,本身只是一个事实(fact),搬字过纸把它记叙下来,并不足以形成一篇精采的小说(fiction)。没有注意写作技巧、过分「生活化」的故事只是新闻报导,而不是小说。一如原材料必须经过烹调才成佳肴,任何灵感或塑材,必须经过艺术加工,方能变成一件艺术品。

→加入想像力,为主人公设定背景和性格、为平淡的故事加进冲突面,推向高潮,逐步打造小说的面貌。写小说就是「做戏咁做」,只要符合「情理之内,意料之外」的原则,剧情方面比现实世界夸张一点无妨,这样才有冲突位、高潮位。

10文笔有沙石

很多人以为有创意就够,不屑花精神修链文字功夫。文句不通、词不达意、表达技巧平庸,都会令阅读享受大打折扣。文字与创意是相辅相承的,文字是作者手上唯一的工具,环境、气氛、人物对话……一切一切,都要依靠文字来表达,怎能轻视?

→峰回路转的剧情,需要有感染力的文字来支撑。修链文字功夫是长远的功课,平日应当留意、学习,一朝写起小说来便得心应手。日子有功,才能建立文字风格。单看文字,读者已可以认出那是谁的作品,古龙、张爱玲和亦舒便是文字风格强烈的作家。

写小说的十五大技巧

1.“横切悬念,倒叙事件”法

这是指作者为避免平铺直叙,在小说首段就设置提挈全篇、笼罩全文的悬念,故意给读者造成疑团,以激起读者产生兴趣读下去。如1964年7月5日《湖北日报》发表的一篇《一双明亮的眼睛》,就采取这一手法。此文一开头是:夜,墨黑,伸手不见五指。我(即文中主角)到 一个生产大队去。由于第一次去,路生,加上碰到天阴,没月亮,没星星,自己又没带手电 ,真是把人急坏了。就在这时,我碰到一个社员,恰恰住在我要去的大队,就把我引去了。 沿途,他一会说:“同志,注意,前头有条沟!”一会,又指点我:“同志,注意左边是口 塘!”最后,进了村,又指着一条巷子说:“里面住着咱们队长,他会招呼你的。”可第二 天清早,我从队长屋里出来,看到一个强壮的中年人,挑着桶,哼着轻快的曲子,向稻场旁 边的堰塘走来。待他走近,我一瞄,哎,多好的一条汉子,眼怎么瞎了

正想着,只见他蛮不在乎地下塘挑水。我大吃一惊,喊:“…… 是塘,你不要掉到水里了。”他回过头,眨眨眼,好像看到了我:“你不就是我昨夜给你引 路的同志吗?”……看到这儿,读者一定禁不住问自己:他是个瞎子吗?为什么能那么利索地 引 人走夜晚呢?为什么他比有眼睛的人的“眼睛”还明亮呢?这就叫作“切入悬念”,下面就等 着作者“倒叙事件”——读者也就非读下去不可了。

2.“意料之外,情理之中”法

世界艺术大师卓别林有一句名言:“我总是力图以新的方法来创造意想不到的东西。假如我 相信观众预料我会在街上走,那我便跳上一辆马车去。”(引自《卓别林——伟大的流浪汉 》一书),这就告诉我们,创作结构要巧,首先要“出其不意”,这是第一步。但更重要的 ,是所叙述的情节,必须在情理之中。所谓情理之中,是指这种“出其不意”,与小说中人 物性格的发展合拍,合乎客观规律,合乎生活逻辑。它不是荒诞的,不是臆造的。既曲折离 奇,又理所当然。如美国作家欧·亨利的《麦琪的礼物》,就非常巧妙地作到了这一点。小 说是叙述美国圣诞节这一天,一对恩爱夫妇准备互赠礼物,并都想买件使对方意想不到的东 西。妻子看到丈夫有个祖传的金表,但没有表链,就剪掉自己最珍爱的金色长女,拿去卖了 ,并用卖金发的钱去买表链。丈夫呢?看到妻子有一头美丽的金发,但缺少一套适用的名贵 梳子,就卖掉自己祖传的、一直伴随在身边的、也是自己格外珍爱的表,用卖表的钱买了一 套美丽华贵的梳子。结果两人一碰面,丈夫拿着妻子送的新表链,表没有了;妻子拿着丈夫 送的一套新梳子,长长的金发没有了!夫妻俩只好凄然相对而笑。在这里,尽管有对故事主 人公与读者的“出其不意”,但统统在情理之中。因为他们夫妻恩爱,超过了对“金发”、 “表链”的感情。而“金钱第一”的资本主义世界,对下层的小人物来说,也只能是这样辛 辣的结局。

3.“淡化情节,形散神聚”法

这种创作法,从表面看,没有出其不意的情节,没有激烈的矛盾冲突,而且平铺直叙,一直是淡淡的气氛。但是,在这平铺直叙中,带有涌袭心灵的感情;在这淡淡的凄凉中,带有一 种说不出的人生韵味,常常是“无情”更有情,无声胜有声。如张洁写的《拾麦穗》,是讲 农村的一个小姑娘,家里很穷,每年夏天割麦时,她总是挽个篮子,到打过麦的麦地里拾麦 穗 。这个时候,一个卖麦芽糖的老汉来了。别的孩子用拾的麦穗与老汉换糖吃,而这个小女孩 舍不

得。老汉便常常免费敲糖给她吃。别人就笑她,说她嫁给这个老汉算了。她对此并不怎 么懂,老汉也觉得没什么,大家也只是开开玩笑,以后也再没提起此事。可她——这个小小 的姑娘,当老汉没再来卖糖时,却在村头等着,等着……她在等什么呢?仅仅是为了吃老汉 的糖吗?不,这里面有说不清的味,有一种淡淡哀恋,一种人与人之间能相互沟通的情绪… 这就叫“形散神 聚”,是“无结构”的结构,是用一种内在精神编织的“情结”文体。

4.“一箭双雕,一点两面”法

作者在写小说中,似导戏的导演,常常让舞台上的角色拿这样或那样的道具。好导演会利用这个“道具”,不只让一个角色,而使许多角色与这个“道具”有关系;不只让一方,而是让矛盾的双方都与这个“道具”打交道。这样,就可以从这个“道具”身上挖掘人物心灵世界,揭露生活本质,完成作者在这发现上的美学思想。当代英国作家斯丹·巴斯托的短《 二十先令的银币》就是如此。我们看到,“20先令的银币”本身就是作者的一个道具。作者 就利用这个道具,首先让文中的、有钱的马斯顿太太故意把它放进一套衣服里,然后让她的 仆 人弗斯戴克太太送这套衣服到洗衣店去洗,但交代了一句,送洗之前,得把衣服口袋掏一掏 。弗斯戴克是个穷人,丈夫又瘫痪,急需钱用。这银币该给她带来多少欢乐呵:可以给可 怜的丈夫买水果,买烟,加上一瓶酒;还可以去买几件必须添置的衣服……而马斯顿太太, 就希望弗斯戴克 悄悄地瞒下这枚银币,并把这二十先令花掉,然后她 再叫弗斯戴克交上这笔钱。弗斯戴克若交不出,她的目的就达到了,证明穷人穷得卑劣、下 * ,而她自己才是高尚的。你看,作者利用这个道具,自然而然地“一箭双雕”了。既展现了 世界穷人物质的贫穷,还暴露了富人精神上的无耻,并深刻地揭示了这个世界人与 人之间的关系是多么残酷!这篇小说的结尾是:弗斯戴克太太经过一番艰苦的思想斗争后, 总算没用这个“设下圈套”的钱。当马斯顿太太一过问,她就颤悠悠地交还了……可这“二 十先令的银币”却深深地在读者脑海里打下了烙印。

5.“偶然中必然,必然中偶然”法

小说作者要学会在生活中发现偶然中隐 藏着的必然性,学会在写小说时运用这种偶然中的 必 然性。它能引发读者寻根盘底地、津津有味地追读下去,而且能揭示生活中不易发现的本质 意义。如法国小说《项链》的作者莫泊桑,对此技巧就运用得非常漂亮。故事是这样的:小 职员的妻子路

本文由 语料库 作者:Tmxchina 发表,其版权均为 语料库 所有,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 语料库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文章来源。
5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