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家争鸣:春秋战国擂台赛 第1集 天生仲尼 侠客墨子

第一章   著书立教 儒墨初争 文/还是定风波 百家争鸣:春秋战国擂台赛 百家争鸣:春秋战国擂台赛 1.天 […]

第一章   著书立教 儒墨初争

文/还是定风波

1.天生仲尼

  儒墨之争是先秦最激动人心的桥段之一,而这儒墨之争的起点就是孔子。后世批儒挺儒者不少,但大多不过矮子观场,人云亦云。矮子看戏,看不见戏台上的东西,听人说小旦俊俏,于是逢人便说小旦俊俏;听人说老生可厌,于是逢人便说老生可厌。批儒的往往说什么“孔子拥护奴隶制度”,其实孔子哪里知道什么是奴隶制度哟!孔子理想的社会是“选贤任能”、“天下为公”的公有制。挺儒的则搞出了什么“天不生仲尼,万古如长夜”,还是刘谐说的好啊,难道上古的人大白天都要点蜡烛吗?所以批儒的,看看人家墨家是如何批的;挺儒的,再看看儒家是如何反击的。别说强爷胜祖,至少也不能太难看了不是?

  孔子是个私生子。有的同学听说“私生子”几个字就眼冒绿光:“哇,圣人!哇,私生子!”却不知上古的那些重量级人物里,有几个不是私生子。孔子是私生子,秦始皇是私生子,刘邦是他妈梦见个金甲神人然后说怀上了的,其他还有什么看见了个大脚印踩上去,或者在野外吃了个鸟蛋的……这种故事只会去骗骗上古的人,难怪舜的老爸一心想把舜弄死,而刘邦在老爸要被项羽煮了的时候说,咱们是结拜兄弟,我爸也是你爸,你要煮了咱老爸,也分一碗给我好了。古人婚姻未必自主,自主的婚姻也未必幸福,但私生子却必定是两情相悦——哦,恋奸情热而生,其基因或许更为优良也未可知吧。孔子父母是不合礼法而结合的,他母亲到死也不告诉他父亲葬在哪里。

  孔子还是个孤儿。三岁丧父,十七岁丧母。武侠小说告诉我们,要想成为一代大侠,最好是个孤儿——现在有女生择偶条件为“有车有房,父母双亡”,看来也不是没有道理。孔子无疑符合了一代大侠的先决条件,但孔子并没有沿着武侠剧的角色发展下去,而是沿着励志剧的路线,告诉我们,即使是私生子,即使是弧儿,即使生在一个投胎是第一生产力的年代,仍然不要放弃,上流社会在向你招手呢。

  十七岁丧母的孔子就一边打工一边学习。他做过仓库保管员,养过牛羊,当过会计。他养的牛羊个个原肥体壮,做的账本没有一笔差错。而他的学问也越来越大,成了远近闻名的博学的人,甚至那些上流社会的人也要向他请教那些繁文缚节。但孔子的理想并不止于此,他要对三代的文化做一个总结,他要给这个乱世开个药方。

  孔氏药方第一个字就是“仁”。仁者,人也,“人”才是这天地之间最最重要的,“未知生,焉知死”,“未能事人,何能事鬼”,有一次马棚失火,孔子第一句话就是,伤了人吗?而不问马。套用萨特的话来说,就是,“儒家主义是一种人道主义”。孔子的理论里,很少关心宇宙的起源,终极的价值。他只关心人事,或者说,他只关心这些东西对人的影响。咱们中国人只会拉家常而很少关心宇宙自然,可能也是因此吧。

  仁者爱人,那么如何才能“仁”呢?孔氏药方的第二个字就是“恕”。恕是什么呢?最基本的是“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”,人要换位思考。如果你自己都不希望的情况,就不要强加在别人身上,坐在车子里的,要站在路人的角度思考;玩劈腿的,要想想同样的情况换在身边人身上,你能不能接受。更高级的则是“己所立,而立人,己所达,而达人”,就像孟子说的,你喜欢音乐不是?但是一个人欣赏好,还是大家都能欣赏音乐好呢?

  儒家是用同情心来“让世界充满爱”的,而如何来培养这种同情心呢?这就是孔氏药方的第三个字“礼”。“道之以政,齐之以刑,民免而无耻;道之以德,齐之以礼,有耻且格”,如果一个公司只是靠种种规章制度、罚款、打小报告来约束员工,那么员工所能做的就是尽量避免惩罚,而在惩罚所达不到的地方,除了把活儿做得尽可能少点儿没有别的可想;但如果一个公司努力培养一种文化、一种习惯、一种风俗,让员工知书达理,有荣誉感和归宿感,那么那些偷工减料挖墙脚的,都会遭到大家鄙视而待不下去。

  所以孔子很重视教育。孔子是开放平民教育的第一人,他“有教无类”,学费只要十斤干肉。后世看见学堂挂孔子像,就斥为封建余孽,却不知学堂挂孔子就好比木匠家挂鲁班,无非鲁班是木匠的祖宗,而孔子是教师的祖宗罢了。

  按理说,这是一个很理想的路线图,但却处处碰壁,“惶惶如丧家之犬”,因为孔子走的是上层路线。孔子的路线图太慢,“为邦百年,亦可以胜残去杀矣”,虽然三年可以小成,但要一百年才能大成,后患又多,虽云礼治,实际上还是要依赖人治,“其人存则其政举,其人亡则其政息”。走上层路线,又有哪个统治者能采用呢?不过是装装门面,以表示自己尊重专家罢了。小国担心的是不是被大国吃掉一—大国胃口正好着呢。至于老百姓是“免而无耻”还是“有耻且格”,又有什么关系?

  孔子最后十年是在讲堂书斋度过的,除了继续其教育事业外,就是修订六经,而最重要的一本,就是《春秋》。《春秋》实践了孔子的“正名主义”,什么是对的,什么是不对的,什么是该提倡的,什么是该鄙视的,什么是荣,什么是耻,都在这本书里,都在这本书的书缝里,此之谓“春秋笔法”,所以孔子还是影射史学的祖宗。孔子后来说,后人知道我,是因为这部《春秋》;后人骂我,也是因为这部《春秋》。

  几十年后,还真有一个人向孔子叫板,那个人叫墨翟,一场口水大战风雨欲来。

 

2.侠客墨子

  墨子和孔子一样是苦水中泡大的。但就像所有的狗血武侠剧情一样,两个一样贫苦出身的孩子,总是一个刻苦努力,终于成了人中龙风,做了百姓爱戴的清官;而另一个一直在底层打拼,混成了绿林黑道的大哥。终于有一天,那做了大哥的被做了清官的抓住——你杀了我吧,我不会杀你的;你杀了我吧,我不会杀你的……

  不过墨子和孔子是不会有这样的机会的,因为墨子出生时,孔子已经死了,正如孟子出生时,墨子已经死了。儒墨这场口水大战,是一场真正的跨世纪跨时空的大论战,并把一大批的“子”们拉下水,其口水之烈,直与舜禹时那场大洪水相比,后人称之为“百家争鸣”。

  墨子的出身比孔子更不好。孔子三岁丧父,但墨子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—一至少我们不知道。孟子说墨子“无父”也许是真的,孔子坚持父子之亲,坚持三年之丧,也许是因为失去了才知道珍惜,而墨子也许根本就没得到过。孔子虽然家境不好,至少也是个贵族的破落户,而墨子这个姓,有人说是因为受了紫刑,是从“那地方出来的”。也有人说,墨者黑也,翟者狄也,是个皮肤黑黑的少数民族。这样的出身,在那“投胎是第一生产力”的时代,其走上层路线的希望渺茫可想而知。

  不过墨子也没打算走上层路线。孔子周游列国推销仁政,孟子在梁惠王齐威王那里大谈“王道”,而墨子周游列国,只是救弱敌强,行侠仗义。孔子是教书匠第一人,而墨子则是侠客第一人。

  按理说,墨子这样一个侠骨柔情的人,狗血剧情应该比孔子更多一些吧?但老实人孔子还有段“子见南子”的暧昧,“古琴弦里说相思”,而墨子却连老婆儿子都不知道是谁。虽说可能是因为墨子以大禹为榜样,太过节俭,太过勤苦,不爱艺术,不图享受,毫不利己,专门利人,但更可能是因为墨家实在是消亡得太快太彻底了一一唉,人比人气死人。想当年,“天下之说,非归杨,则归墨”,“礼乐灭息,圣人隐伏,墨术行”,“世之显学,儒墨也”,墨家俨然是儒家的第一对手,墨子俨然是天下第一大帮的首任帮主,数百年间,竟消没无闻。汉代司马迁修《史记》,孔子洋洋一篇《世家》,与齐晋等诸侯并列,而墨子只有区区二十四个字。“其兴也勃焉,其亡也忽焉”,不仅是写朝代兴亡,也似乎是在为墨家作注。

  不过八卦爱好者也不必难过,所谓一张白纸可以画出最新最美的图画,墨子短短二十四个字,剩下的都可以尽情发挥,岂不比孔子又是《论语》又是《孔子家语》又是《孔子世家》缚着手脚来得好?东汉的音乐家蔡邕到了元人戏曲里成了陈世美式的人物,南宋刚直不阿的状元公王十朋成了《荆钗记》的主人公,古人已给我们树了最好的榜样。想想看,一个黑皮肤的“秋”人,一个天下第一大帮的帮主,有多少狗血剧情可写啊!

  墨子之成为墨子,不仅是因为他是侠客第一人,更因为他是批儒第一人。墨子批儒是第一大口水战的第一片口水。

  墨子是怎样批儒的呢?

  先是摆事实讲道理,说儒家有四条足以“丧天下”的:

  第一条,“儒以天为不明,以鬼为不神,天鬼不说”,现在人可能觉得奇怪,不相信老天爷或鬼神不是一种进步吗?这墨子也太老土了吧?殊不知在有神论者看来,一个人没有信仰是多么可怕!连老天爷都不怕,连鬼都不怕,还会怕什么呢?

  第二条,儒家主张厚葬,白白浪费了很多东西,然后三年之内啥都不用干,只知道哭鼻子,白白浪费了很多时间。

  第三条,儒家喜欢搞艺术,玩什么“弦歌之声不绝”,从天子到大夫按级别办文艺晚会,天天歌舞升平的,却不知道老百姓有饿死的。

  第四条,相信命中注定,这样坏人就不会改正,懒人就不会勤劳了。

  然后是讲故事搞辩论。当然,孔墨根本碰不着面,所以多半是墨子和儒家之徒辩论,也许是墨子和想象中的儒家之徒辩论,也兴许是墨家之徒想象中的墨子与儒家之徒辩论。比如《非儒》篇说,孔子“厄乎陈蔡”时,弄到什么吃什么,等见到鲁君,席不端不坐,割不正不食,子路觉得奇怪,问孔子,孔子说,我们当时是求生,现在是求义。还比如说,有儒家之徒过来问墨子,君子会互相斗吗?墨子说没有。儒家之徒就说,怎么可能?猪狗在一起还会斗呢。墨子说,哎呀呀,你们这些儒,说话的时候总是跟尧舜比,做事情却跟猪狗比。还比如说,儒家明明不信鬼神,偏偏要“祭神如神在”,装那个样子给谁看?这跟明知道河里没鱼还要撒网有什么区别?

  总之,在墨家眼里,儒家说得好听点儿是装逼,说得不好听则是虚伪。

  这也难怪,一个是出入于上层社会的文士,一个是混迹于江湖草莽的游侠,如何混得到一块儿去?歌德和贝多芬一起在小路上散步,迎面走来几个贵族,歌德低头致意并让路,贝多芬则眼睛向天,但又何妨两人的伟大?

  但墨家之“非儒”却不仅仅是脾气的不合,而是双方对于当时病态的社会,辩证方法不同,用药不同。一个医生想治好病,自然不可能和其他观点完全不同的医生合起来“专家会诊”。

  那么墨家的辩证方法和用药又是什么呢?

本文由 语料库 作者:Tmxchina 发表,其版权均为 语料库 所有,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 语料库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文章来源。
0

发表评论